大鹅

微博@跳舞大鹅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7)

7

      1    2    3    4  5    6

天气真正冷起来后,不同于Loki会周期性地出门学习,Thor已经在家里闷了很久。小酒馆里人们对政治局势的议论一日甚过一日,越来越多的胡乱猜测使小镇的啤酒味不那么甘甜,Thor也就很少再去那儿打发时间。

苹果树在他尽心尽力的照料下有了起色,小刀也逐渐被打磨得锋锐起来。进入冬季后,Asgard四面群山的雪线开始下移,晴天时远眺,能看见积雪和赤裸的山体交界线下斑驳的灰岩。在这个高度,溪水因接近零点而流动缓慢,树林陷入即将冰封的温度,孕育了沉静又奇特的自然景观。不仅如此,每年在雪线降到最低的位置时,素未相识的寒意会改变喜暖的作物,掉光叶子的树下,将连夜长出一种好吃的冻菇。

这种蘑菇只在最冷的几天,出现在雪线附近。它的口感清脆且甜,能煮出相当美味的浓汤。在小刀的进度完成九成后,冻菇成为Thor魂牵梦萦的存在。他需要解放自己的双腿去外面走走,也需要拯救自己被腌肉麻痹的味蕾。

于是当山腰的环形断层也开始结冰时,Thor提出了远足顺便摘一些冻菇的建议,这已经是雪线的最低处,错过只能等来年。

Loki欣然同意。


那个早晨的气候昭示着这将是晴朗的一天。两个人穿过田野,沿着狭窄的小路走进雪山入口。因为都是年轻人的缘故,Thor和Loki并没有停下来歇息,而是凭借好体力,顺着那条路一鼓作气走到了山腰的断层。

这个断层的存在是Asgard与外界隔绝的原因之一。离开Asgard的道路从这里开始,便环山而上,绕过一处容易滑坡的峭壁后,再急转向下,通向外界。冬季有冰封,夏季有猛兽,使得只有春秋两季,才有大批旅商结伴经此进入Asgard。而这仅仅是最矮一座山峰的情况,其余几座甚至更为艰险。

Loki走到山崖边,从他的位置可以俯瞰整个Asgard。中心的小广场上空空荡荡,田野与道路都被染上枯黄的萧条色彩。山峰从村庄边缘拔地而起,光秃秃的灰黑岩石被太阳照得更亮。他的视线上方则是覆雪的山体,晶莹得刺眼。

这个高度离日常生活的小村庄已经很远了,但也不妨碍Loki一眼认出了熟悉的红褐色屋顶和苹果树。他能听见身后Thor的脚步声,兄长翻找着藏在树下的冻菇;他也能听见风在脚下山崖打转的声音,岩石报以低沉的回响。

他也能听见脑海深处那些想法,它们与心脏共振着,直到身后的Thor出声说道,

“Loki,看——”

朝他的方向走去,向上看到那个景象时,Loki也吃了一惊:有四五个小黑点在断层另一面积雪的山脊上缓慢移动。他必须非常用力,才能看清那是人在行走。远远地,他们看起来就像蚂蚁爬行。

断层的另一面,是进入Asgard必经的高耸山崖,什么人会在这个季节造访呢?

Thor的眼里同样满是疑惑,但不解归不解,因为距离太远,也没法一探究竟。他只能猜测,或许是以身犯险的冒险者,想要征服这片绝壁。这样想着,Thor对那几个人影产生了些许钦佩,他暗自祝福这行人能穿过雪山,平安抵达Asgard。

Loki却不以为然。在他看来,这是愚蠢的送死,运气好可以侥幸存活,运气不好则是自食其果。但看到Thor关注的神情后,Loki知道,这种冒险精神总有人买账。

他耸耸肩,收回目光时发现脚边生长着一丛冻菇。


因为陌生登山客的出现,这次远足蒙上了些许神秘色彩。在Thor和Loki踩着夕阳回家时,那几个小黑点已经不见踪影了,不知道是拐进了更高的山路,还是就此消失。反射着金色光芒的雪山巍然不语,Thor提着一小袋冻菇跨过溪流,伸手拉住勉强跳过来的弟弟,心里有些感叹。如果这几个人能活着抵达Asgard,他一定会好好请他们喝一杯。

即使很多年后,Thor仍然可以回忆起这天的情景。他亲眼看到天堑被挑战,人的勇气战胜了恐惧,除了田野,还有更广阔的世界等待着去冒险。他也永远不会忘记,正是这几个像蚂蚁般渺小的登山者,为Asgard带来了命运准备已久的不祥消息。


半个月后,Thor终于完成了那把小刀的打磨。他长舒一口气,把它藏进床头的小柜子里,换了身衣服,无比惬意地来到小酒馆准备买瓶酒带回家,却在很远的地方就听到了嘈杂的人声。村民们似乎都从家里跑了出来,聚集在小酒馆门口。有的人甚至衣冠不整。

Thor拉住一个从人群深处挤出来的熟人,问道,“这儿发生什么事了?”

男人的脸色一片绝望,“从雪山那边来了四个郡里的传令官。他们要征兵。”

“战争要开始了。”

天气晴朗而寒冷,男人的苍白面容模糊起来,Thor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飞快地离自己而去,有那么一瞬间,他非常想念小刀还未打磨的那些日子。

家中的锅里还煮着冻菇,因为主人迟迟没有回来关火,已经失去了形状和美味,变成黑乎乎的粘稠液体了。


tbc
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大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