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鹅

微博@跳舞大鹅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9)

9

      1    2    3    4  5    6  7  8

在Thor还是个小孩的时候,曾经和Loki走过一段印象深刻的,很长的路。起因是他养的猫走丢了,在寻找了每个柜子和桌底后,Thor慌张地意识到,那只黑色的小动物或许跑到了外面去。于是他拉上走路还有点踉踉跄跄的Loki,边走边找,一口气跑到了Asgard的边界。

威严的Odinson不会对捡来的小猫投以关注,实际上一直是Thor在照顾它,把这个乱糟糟的丑陋小鬼,养成了毛发柔顺的大猫。虽然性格不大好,但Thor从来也没想过,它会就这么离开了。当落日的余晖逐渐消散时,蝉开始叫起来,山峰投下重重的阴影,淹没了两个小孩。

Thor牵着弟弟的手,头一次觉得这山可恶得不像话。如果他能登上那些巨大的岩石,说不定可以看得更清楚,说不定……说不定就能找到那只猫呢。晴朗夏日的深绿覆盖了山体,生命神秘的律动在林叶间涌动,Thor能想象黑猫跳过枝头的模样。它受损的左耳会成为捕猎的弱点吗,还是说执拗的脾性将帮助它在野外生存下来呢?脑中闪过这些画面,Thor觉得心里好受了些:它做出了能够令自己快乐的选择。

他们已经绕着Asgard走了快一整圈,Loki的脸已经红扑扑的,小口地喘气。他连走路都基本靠Thor牵着,这会儿早就累得不行了。Thor出门时,想也没想就拉上了Loki,没想到一找就是这么长时间。这可能是两个小孩走过最长的路了。

家里没人的时候猫会不见,那万一回来的时候Loki也不见了怎么办。抓住胖乎乎的手,Thor想,他不能再把弟弟弄丢了。

于是他把小家伙背起来,在晚风中回家,一步一步在草地上踩出脚印。


不知道怎么的,Thor在黑暗中想起了那个夏天。关门的声音已经消逝了很久,煤灯燃尽了最后一滴油。Asgard入夜后很冷,青年胸前的伤口渗出未干的血液。

听到Loki出门后,Thor顾不上新鲜的创口,追到了屋外。月光非常明亮,但他看不见任何人影。苹果树静静垂下枝条,不愿意给出一丁点指示。Thor无法大声呼唤Loki的名字,一部分原因是胸口的剧痛,另一部分原因是那个名字如鲠在喉,好像带着某种魔咒。

失血使他几乎站不稳,那一刀避开了要害,却依然造成了创伤。Thor不得不回到客厅,费劲地找出医疗箱,简单地料理了伤口,然后给自己包扎。被刺中的地方因为快速拔刀而残余了利器尚存的感觉。那是Thor亲手打磨的小刀,他从未想过,第一次饮的血竟然是自己的。

还有那个吻。

Thor想起来,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“哥哥”这个称呼了。


煤灯逐渐微弱,借着最后一点光,Thor缠好了厚厚的绷带。完成这个使命后,它便心满意足地熄灭了,整个房子陷入黑暗。月光从厨房的窗户照进来,那一小块地板明亮得像昨天的清晨。Thor想起来秋收节那天,黑发的少年在那里躬身捡起落在地上的咖啡豆,然后自己便走出了厨房,和已经记不清长相的几位女士聊天。Loki或许就是站在那个地方,朝这边瞥了一眼,然后抓了一条小蛇,丢进茶壶。

Loki常会自顾自地离家,但他每次总会回来。Thor坐在黑暗里,随时准备去开门。一种来自多年前夏日的感觉突然升上来,他想起了那只猫,和紧紧抓住Loki的手,害怕弄丢弟弟的自己。那时父亲尚未过世,Asgard正向他们揭示丰饶的入口,黄昏的金光日复一日地洒落,就像永恒的伊甸。


tbc

一个短小的过渡章节,之后会有新的老朋友出现-w-

评论
热度 ( 13 )

© 大鹅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