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鹅

微博@跳舞大鹅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9)

9

      1    2    3    4  5    6  7  8

在Thor还是个小孩的时候,曾经和Loki走过一段印象深刻的,很长的路。起因是他养的猫走丢了,在寻找了每个柜子和桌底后,Thor慌张地意识到,那只黑色的小动物或许跑到了外面去。于是他拉上走路还有点踉踉跄跄的Loki,边走边找,一口气跑到了Asgard...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8)

???居然被hx了,可以说是初体验了。

走一个js试试

js
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7)

7

      1    2    3    4  5    6

天气真正冷起来后,不同于Loki会周期性地出门学习,Thor已经在家里闷了很久。小酒馆里人们对政治局势的议论一日甚过一日,越来越多的胡乱猜测使小镇的啤酒味不那么甘甜,Thor也就很少再去那儿打发时间。

苹果树在他尽心尽力的照料下有了起色,小刀也逐渐被打磨得锋锐起来。进入冬季后,Asgard四面群...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6)

6

      1    2    3    4  5

壁炉里的火堆熊熊燃烧着,偶尔有炸开的火星飞溅到地毯上,羊毛随即冒出一缕细烟。Loki感到冰冷的手脚逐渐回暖,他在下楼梯时已经想了一肚子话题以便和Thor“随便聊聊”,到嘴边脱口而出的却是,“你的外套着火了。”

Thor慌忙转身,睡袍的长外套旋转着扫过火苗,撩起些火星。确认衣物并无异样后,Thor无可奈何地重新坐下,Loki觉得他的表情有趣极了。...

【锤基】伊甸(AU)(5)

一个AU,长。


5

      1    2    3    4

节日结束后,宾客们坐上马车,离开这个他们眼中的世外桃源。而Asgard则进入秋天的末尾,风里开始有山顶冰雪的味道。作物已经卖得理想的价格,地窖里存着酒和腌肉,接下来一段时间家家户户都可以稍作歇息。像Loki这个年纪的少年被安排接受统一的学习,虽然无非是些认字算数的简单功课,也使得他们在萧条的冬季不至于无事可做。而成年男人们大可以在小酒馆里消磨一整天的...

【锤基】伊甸(4)(AU)

迟钝锤哥在线懵逼(不

      1    2    3

4.

    时间经过的方式偶尔像车轮,偶尔像缝纫。Loki和Thor并行在田野中,夜晚为这年秋收节的结束穿下晦暗的缝线。

    只有Loki知道,他是怎样一言不发地走过这段路。体液变冷后,还固执地保持黏性,附着在肌肤上,提醒梦中的片刻。如果无所顾忌的想象带来的欢愉曾经填满他的胸腔,此刻身旁兄长起伏的肩背就像钟摆,摇碎了所有狂想...

【锤基】伊甸(3)(AU)

终于开了个假车我好兴奋(((

一篇AU,长,不坑,缓更

      1    2

3

当Loki走到最远的一个麦垛下时,已经不大能听到Asgard中心地带喧哗的鼓乐声。而再往前,便是高耸的山脉了。他把手枪放到最近的树下,坐到柔软的草梗上。

作为少年,Loki算是不那么活跃的类型,但他的脑袋随时都没闲着。捕捉旁人的表情,给出得体的回应,观察周遭的一切,然后选择圆滑的方式过活,说起来是件非常耗费心力的事。但他生来精于此道。狡猾的男孩能巧言换来自己觊觎已久的邻居的银刀,也能从旅商那里屡屡得到想要的珍...

【锤基】伊甸(2)(AU)

      1  

一篇AU,长,不坑,缓更

2

当Thor向姑娘们介绍完Loki后,黑发的少年躬身行了个礼。Thor看在眼里,暗自觉得弟弟正经起来还算有模有样,不过这个念头只持续了一会儿,就随着茶壶里倒出来的小蛇和女孩子们的尖叫消失了。

亲手泡茶的Loki关切地将茶具和蛇移走,并向女士们保证这是个意外,蛇都该冬眠了,或许是温暖的壶口让它做出了错误判断。

恶作剧微弱的快感在他回头看到Thor安慰一个受惊吓的姑娘时荡然无存。


Loki是Odin家领养的孩子,这个事实可以解释一些显而易见的反常现象,比如同为兄弟...

【锤基】伊甸(1)(AU)

一篇AU,长,不坑,缓更


伊甸

序 http://chunmai.lofter.com/post/357803_119eaffb

(1)

Asgard算不上什么世外桃源,在地球众多的角落里,没有非常突出的特点。由于群山环绕,交通不便,更高级的行政单位也乐于看到这个小聚落自给自足。说是一个村庄,实际上只有不到百家住户,每户居民都有一片继承自父辈的田野,平日与外界相隔。只到了每年秋收春种时,Asgard才会迎来热闹的庆典,人们邀请常打交道的行客与旅商做客,在宽广的田野上架起高高的木杆,举行各式各样的仪式,狂欢直到入夜。 

秋收节与春种节,无疑是这个偏僻小村庄全年最...

【锤基】《伊甸》(序)AU

一篇AU,长,不坑,缓更


《伊甸》

田野中唯一的绿色,是少年的双眼。

秋风将麦子吹成黄金的波浪,土地散发醉人的果香。他一动不动,坐在麦垛下松软的草梗里。

农庄的时令比别处更分明,律法从天地间降下,每株植物都被既定的命运捧在手心。动物将规律了然,飞驰在循环变换的土地上。两只松鼠窜过男孩的脚边,它们慌忙地为即将到来的冬天做着准备。

每一处地下的洞穴,与树冠的顶端,都有不同形态的生命在奔走相告:秋天快结束了,冬天该到了。唯有这个瘦削的孩子,仿佛是从土里生长出来的。他低垂着双眼,无视渐暗的天色,就那样倚靠着草垛,保持将睡未睡的样子。

“Loki——”

远远地,传来男人呼唤的声音...

© 大鹅 | Powered by LOFTER